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诺亚娱乐开户 > 正文

兰开斯特王朝开国君主的荒唐岁月:莎士比亚笔下英国版阿Q原型

2018-12-22 16:50  作者:吴博士 点击:次 

原标题:兰开斯特王朝开国君主的荒唐岁月:莎士比亚笔下英国版阿Q原型

BBC《空王冠》系列第二集、第三集,就是莎士比亚的历史剧《亨利四世》上下部的改编。在西方历史上有许多同名的教皇、皇帝、国王、贵族,为了区分,往往是按某国的某个王朝或封地开始,依次将同名的国王用罗马数字按照“1、2、3、4……”排序。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,借用了秦始皇、秦二世的典故,翻译成“某某一世”、“某某二世”,一直排下去。由于“亨利”这个名字在欧洲太普遍,所以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名叫“亨利四世”的罗马皇帝、英格兰国王、法国国王、卡斯蒂利亚国王以及数个贵族。作为莎翁历史剧标题的“亨利四世”就是那位推翻理查二世的“金雀花王朝”,建立“兰开斯特王朝”的英格兰国王。

▲亨利四世肖像(公元1402年)

虽然“金雀花王朝”与“兰开斯特王朝”被看作两个不同的王朝,但理查二世和亨利四世是堂兄弟关系,比照中国历史,大概就是南朝萧齐和萧梁与之类似,只不过理查和亨利的血缘关系更近一些。

金雀花王朝时期已经出现了议会、大学等新生事物,其中议会分为上下两院,上院主要由贵族和天主教神职人员把持,下院由骑士与自治市镇代表组成。亨利四世靠着贵族集团对理查二世的不满,从而轻易地登上王座。为了安抚嚣张跋扈的贵族,亨利四世不得不在日常政务方面对议会上院做出妥协,在一定程度上为后来议会政治在英国的发展开启了先河,为议会演变为现代资本主义世界的标志性政治机构奠定了基础。

▲兰开斯特王朝王室徽记

而亨利四世治下的宗教问题,则是另一番状况。过去天主教为了垄断《圣经》的解释权,一直坚持使用罗马教廷认可的拉丁文版的《圣经》,在英格兰也不例外,这样普通民众根本看不懂《圣经》的内容,自然不会对教会的存在提出合理的批评意见。牛津大学的教授约翰·威克利夫(John Wycliffe)却在理查二世统治时期翻译出第一部英文版《圣经》,掀开了英国宗教改革的序幕。威克利夫在牛津大学的同事们成了首批宗教改革的支持者,进一步发展成罗拉德派(Lollards),反对天主教会对英格兰的控制。亨利四世上台之后,无意与教会抗争,转而对罗拉德派展开疯狂的镇压,这一恐怖的镇压活动贯穿亨利四世统治的始终。

亨利四世对上议院的种种妥协,并没有换来团结一心的大好局面,贵族和教会接二连三发起挑战,亨利四世也马不停蹄地对各路叛乱分子展开激战。莎翁的《亨利四世》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铺展开来。

《亨利四世》虽然名为“亨利四世”,但故事中所表现的主要人物却是亨利四世的太子哈里亲王,也就是后来的亨利五世,可以算是《亨利五世前传》。历史上的哈里亲王由于早年父亲被流放,由理查二世代为抚养,理查二世那种特有的王室古典气质可能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在剧中哈里亲王更是彰显出狂放不羁的性格,整日在下层平民的酒馆出没。于是一个留着如同马克思一样的大胡子,大腹便便、滑稽可笑的约翰·福斯塔夫也随即登场,占据了《亨利四世》中的主要戏份。他与年轻的哈里亲王插科打诨,哈里亲王也不失时机地捉弄他,乐此不疲。

▲亨利五世(文中的哈里亲王)

福斯塔夫在剧中的定位是破落的骑士,又沾染了下层社会的不良习气,与鲁迅笔下的阿Q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阿Q惦记着自己的祖上“姓赵”,福斯塔夫也念念不忘自己的贵族身份;阿Q忌讳别人说自己头上的疮疤,福斯塔夫也将别人对自己的嘲笑捉弄转进成傲慢的自夸。当然阿Q的见识和阅历有限,总是成为各种冲突的受气包,只能暗自舔伤,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。而福斯塔夫则是一个惯于偷奸耍滑的老江湖,他知道哈里亲王年轻气盛,需要有个小丑陪伴在他身边作为乏味生活的调料,他借助自己的肥胖身躯和拙劣的演技,有意丢丑卖乖,博取亲王的好感。在亨利四世征集部队讨伐叛逆的贵族之时,他私吞经费,召集了一群如同地狱饿鬼的叫花子充当战争的炮灰。在骑士们为了荣誉舍生忘死之际,他则在盘算荣誉究竟值几个钱。哈里亲王费尽气力才杀死的叛军首领,转眼便被福斯塔骗去了战功,哈里亲王也只能摇摇头给了他这个面子,这样的好处是阿Q所不曾享受的待遇。

鲁迅谈及人物创作曾经说过,自己塑造的角色往往“嘴在浙江,脸在北京,衣服在山西”,种种元素拼合而成,有人也尝试过探讨阿Q的原型,但阿Q最终是属于下层人民,就算是有原型也不会没有什么名气,真实事迹难以考索。而福斯塔夫的原型则是骑士贵族阶层,有史可查,其中两个主要的原型分别是亨利四世年轻时期的随从约翰·法斯特尔夫爵士(Sir John Fastolf),以及哈里亲王年轻时期的损友约翰·奥德卡索爵士(Sir John Oldcastle)。据说莎士比亚本来是打算使用奥德卡索的真名作为剧中角色,但受到奥德卡索后裔的抗议,才借用法斯特尔夫的名字经过变形为“福斯塔夫”作为角色的新名字,又借鉴了一部分法斯特尔夫的事迹。于是,“杂取种种人,合成一个”的崭新的艺术形象就此诞生。

阿Q最终由于被人诬陷偷盗而成为替死鬼,福斯塔夫也不得善终,而《亨利四世》的结尾,当哈里亲王戴上那如同魔咒箍一般的空王冠,化身威严如神一般的亨利五世之后,便于昔日的自己彻底决裂,翻脸无情,将福斯塔夫一干人等统统打入监牢。在《亨利五世》中借他人之口提及福斯塔夫的死讯。福斯塔夫的原型之一奥德卡索爵士的死亡原因更是复杂,是由于加入了罗拉德派,于1417年被活活烧死。而另一个原型法斯特尔夫爵士则在英法百年战争上大展手脚,并与拯救法国的圣女贞德展开过对战。

时过境迁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亨利四世在位的十四年,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平息叛乱上,等到王权巩固之时,距离自己的大限也不远了。二百多年后,当莎翁用他的作品重现那个时代的时候,福斯塔夫假扮亨利四世的滑稽场面取代了威严的本尊。这样生动有趣的艺术形象受到了人们的热烈追捧,应女王之邀,莎士比亚又让福斯塔夫在喜剧《温莎的风流娘儿们》中复活,并且谈起了恋爱。福斯塔夫作为英格兰人的典型形象,闪耀于文学之林。这也正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:“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。”

▲BBC版《亨利四世》上部,福斯塔夫装扮国王的滑稽场面。

注: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。

本文出自北朝论坛,作者 : 大意觉迷

想看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北朝论坛公众号beichaoluntan(看北朝)。

获取更多 军事历史方面的知识,北朝论坛欢迎您。

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